小害羞
全職/ 創作以黃受為主
有奇怪的潔癖

-平時噗浪生存
**未經同意請勿使用轉載功能**
 

《[全職/王黃]小尾巴》

小尾巴的完整版~貼一半的就刪除了ovo


也是CWT發的無料的內文(不過無料內還有個萌萌的黃少圖就不貼了~)


無料還沒發完嗚嗚 大概還有十來本~之後場次再發吧!




今年是第二次替黃少慶祝了! 


還是很感謝又過了一年仍然有你陪伴,能喜歡你真的是太好了!


生日快樂!






小尾巴


 


  一直到現在,王杰希都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到黃少天的時候,對方那時還只有一條蓬鬆的大尾巴,甩啊甩的、看起來特別可愛的。


 



 


  王杰希一開始就知道黃少天不是人。


  這句話可不是什麼罵人的話,而是實實在在的事實描述。他第一次見到黃少天時,那時葉修還叫做葉秋的比賽,黃少天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睜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站在喻文州的身旁,看起來有著一股年少輕狂的傲氣,喔、當然還有毫不掩飾的妖氣,身上泛著特別好吃的味道。


  真是麻煩的小妖怪。那時的王杰希有些受不了的想著,覺得對方真是太沒有身為妖精的自覺,但是比起那些,他們正在看的比賽確實比所有的一切都要來的重要許多,妖怪總是單純、過於執著,所以王杰希看著黃少天盯著比賽畫面時的眼睛,那偶而會露出一點本能的、閃耀著詭譎的金色光芒,毫無掩飾的透露著純粹的慾望和執著,那是很單純的渴求、和自己一樣的。王杰希分神的想著,也許、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有趣的多了。


  他淺淺的笑了起來,伸手對著那一臉帶著懷疑的對方說著:


  「微草,王杰希。」


  王杰希看著黃少天輕輕的瞇上了眼睛,那神情看起來像是某種野獸、精明卻又討喜,而他還不能確定,但是對方覆上來的指尖溫度、卻是熱得發燙。


  「黃少天。」


  他聽著黃少天說著,高傲的昂著臉的報上名字的小妖怪,王杰希忍著沒告訴他:


 


  你的尾巴露出來了啊,傻瓜。


 



 


  黃少天覺得當人類是真的挺麻煩的,他甩著蓬鬆的大尾巴,那黃褐色的大尾巴看起來毛茸茸的、頂端是一大片的柔軟的白色,看起來非常的好摸。黃少天揪著自己的尾巴在廁所裡嘆了口氣,雖然他已經習慣了人類的姿態,但是控制自己的修行讓自己照著人類的生命流逝正常的成長還真的是挺漫長的,雖然他用妖怪的年紀換算卻時也還是個小孩就是,嚴格來說並沒有說謊。


  唉、但是真想要再多練條尾巴出來,黃少天甩著尾巴有些可惜的。


  但是這裡的妖怪還真不少啊,他撐著臉,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大耳朵也冒了出來、只是抖了抖耳朵、深黑色的耳尖抖了抖,有些疲憊的打了個哈欠,他的鼻子很靈敏、在怎麼隱藏氣味的妖怪都能被他找出對方的真正味道,職業圈裡的群魔亂舞他動了動鼻子總能猜出一些,他認識的妖怪就這麼多了,可在這個圈子裡就占了大多數,但既然沒人點破、大家也就維持著這樣的關係,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反正打比賽這件事情跟你是什麼妖怪都沒關係,更何況黃少天也從來沒有想要隱藏的意思。


 


  要比強弱、就在榮耀裡拼高下吧。


  畢竟時代在進步,妖怪也不好混了呢。黃少天抽了抽鼻子,這樣偶而躲到廁所裡半恢復解放自我一下已經是他的習慣了,他打了個哈欠,抖了抖耳朵和尾巴、留戀的拍了拍自己的頭和屁股,確認都安全的收好才走出廁所去。


  他輕哼著曲,隨手從口袋裡拿出口香糖咬著,腦子裡全是剛才的比賽,今天是和微草的常規賽,藍雨的發揮不錯,但是發展上還有所侷限、不管是喻文州還是黃少天都感覺的出來這場比賽只事曝露了他們的不足,不過『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當你越想要怎樣的時候就偏偏會越不順心,黃少天其實性格比起外表所看見的要來的沉穩的多,他當然討厭輸、厭惡自己的失誤,可是一但從那些情緒抽離之後,他往往冷靜的比任何人都要來的快。


  這種沒有絕對的勝負關係讓他喜歡,榮耀就是這樣才讓他覺得有趣,黃少天吹了口泡泡想著,從他當初和王杰希的宣戰、遲了一年才正式登記為正式選手,總是越想碰上時越碰不上、沒特別想的時候卻又撞個正著。


  不過怎麼說呢,一開始他確實是除了對方那對奇特的大小眼外、沒留下什麼特別的印象就是。啊、還有就是對方身上的味啊…怎麼說呢、就是個詭異的感覺。那是像是藏著什麼、卻又找不出來的感覺,有點煩啊。像是人、又不像是人,黃少天用手揉了揉鼻子,奇怪的味道。


  但怎樣都好吧,黃少天咬著口香糖漫不經心的想著,王杰希很強、那種打法非常有趣,讓他不由得覺得有些喜歡了起來,還真的是魔術師呢,他想、吹了個大泡泡。


 


  『啪』


  口香糖沒預警的糊了黃少天一臉,那讓毫無防備的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毛茸茸的耳朵一顫一顫的、居然就又這樣冒了出來。


  慘了!


 



 


  王杰希還是第一次看見正叼著衣物的狐狸(而且還是認識的狐狸),他看著那正咬著自己的衣服和褲子努力狂奔的毛絨絨生物,蓬鬆的大尾巴晃啊晃的,看起來挺有動物頻道中放映的回歸大自然的感覺,是挺可愛的。大概是他盯的太過專注,大小眼就這麼的和狐狸那雙金色的眼睛撞再一起,他看著對方瞬間緊縮瞳孔覺得有些好笑的笑了起來,對著那明顯嚇到僵直的小狐狸說:


  「你好,黃少天。」


  你好個鬼啊!黃少天覺得自己有衝上狠咬著王杰希衝動,他憤憤的甩著尾巴看著對方一臉淡定才發現對方還真的只是要和自己打個招呼,非常不懂得看時間、地點、以及突發狀況的打招呼,他有些受不了在心裡翻了個白眼,發現自己似乎有些了解這位微草隊長的性格了。


  「需要幫忙嗎?」王杰希想了想,看著那隻氣的尾巴都似乎有些炸開的狐狸後蹲了下來,那對大耳朵動了動,蓬鬆的尾巴上的那團白色看起來特別可愛的,他看著小狐狸吐掉正拖行的衣物,那雙金色的眼睛又圓又亮的,就這麼直直的盯著自己,真有趣啊、王杰希想著不知道能不能伸手摸一摸黃少天那看起來很柔軟的尾巴一把。


  「你這不是廢話嗎!快快快、當作我現在不存在啊,王杰希。」黃少天頭一甩、就這樣碰碰跳跳的往著王杰希的懷裡鑽著,速度快得讓王杰希還不能反應過來,就這樣乖乖的假裝自己是個大型絨毛玩偶,蓬鬆的尾巴把自己繞了起來。


  這真是…王杰希笑出了聲音,撿起黃少天那落了一地的衣服,對方還真是看準了自己這下不幫忙也不行了,他原本以為會看見對方慌張、或是質問等等的情緒反應,但看來黃少天比起他想像的還要再冷靜、也更聰明些,腦子一下子就轉了過來、還順便坑了自己一次。他看了那有著免費外送專員而在自己懷裡乖巧的假扮布偶的黃少天,忍不住順手捏了捏對方尖尖的耳朵,看著那帶著黑色絨毛的耳朵偷偷的縮了一下。


  真是麻煩的小狐狸。


 


  這次的突發狀況被黃少天當作妖生黑歷史,卻也因為這個事件讓他和王杰希的關係更進了一步,至少狐狸精這件事情已經稱不上是秘密了,黃少天痛心疾首的表示都還不知道敵方頭目的底細自己就被摸遍了啊。


  王杰希到底是不是人啊。那天晚上黃少天一邊戳著蝦餃、一邊困難的想著,卻還是毫無頭緒,他只是覺得、總之,還不錯啊,雖然那對眼睛是怪了點。他想。


  和感覺還不錯的王杰希開始混熟之後,黃少天覺得對方沒有看起來的一板一眼,倒是有些莫名的跩,一臉酷樣的講話卻老是不太客氣,不過卻不討厭,而且還蠻有趣的,黃少天老是被對方正經八百的鬼扯逗得亂七八糟的,他們看起來總像是感情沒那麼好,但卻老愛私下你一言我一句的,無聊的八卦鬼扯個幾句後關心對方的生活,這樣的日子久了、黃少天總覺得提起王杰希,自己總會不由自主帶點得意的小自滿、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而王杰希再次看見黃少天的狐狸模樣的時候,對方已經有著第二條蓬鬆的大尾巴,那次是藍雨主辦的全明星賽,王杰希看著黃少天偷偷的過來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掌心、那是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親暱,只是這樣偷偷的、像個孩子似的傳遞著要在晚上的餐聚上偷偷的溜出來的小紙片,這真是對小朋友們來說不好的示範,王杰希想著、卻沒辦法真的去拒絕黃少天。


  「…黃少天。」他無奈的說著,看見對方用手指正用著手指抵在唇邊擺出個要他安靜的手勢,這倒是挺新鮮的啊,王杰希有些好笑了起來,將那塞在掌心的紙條輕輕的捏著、就像是有人總是輕輕的抓著他的心臟一般的、刺痛痠麻卻又讓人忍不住想要微笑著。


  他看著黃少天變成狐狸的模樣,對自己昂著臉、一臉驕傲的小模樣,那兩條蓬鬆的尾巴左右搖晃的,然後像是麻花卷一樣的纏再了一起、看起來非常好摸的,而王杰希只是看著黃少天那雙金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那些藏不住的小心思讓那雙眼睛看起來特別美麗的,像是所有最好的、都傾注在裡面了。


 


  「你看啊、王杰希,厲害吧!」小狐狸得意的甩著自己的兩條尾巴,用著自己毛茸茸的臉頰蹭了蹭王杰希掌心,對方的手心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這樣冰冰涼涼的、就像是所有的血液都凝結在皮膚底下一般的,冰冷的。


  並非人類的體溫。


  「靠、王杰希你不是人啊!」


  王杰希好笑的看著黃少天四腳一併跳起來的模樣,狐狸嚇一跳的樣子原來是這樣啊,真可愛,他看著黃少天已經變回人型(這麼多年的修練下他至少練就了化形時連衣服也一併留著),只是那對大耳朵和尾巴仍然在黃少天的頭頂和屁股上晃啊晃的,他好笑的伸手捏了對方柔軟的耳朵,看著黃少天一臉好奇的蹭了蹭自己、抽了抽鼻子在他的頸邊附近聞著。


 


  「你猜呢。」


 


  黃少天眨著眼睛,只覺得每次王杰希的那雙大小眼只要瞇成了這個弧度總是特別的好看,他感覺王杰希親吻自己的溫度、那是個冰涼的吻,卻讓他覺得自己連耳根都開始發燙了起來。


  原來,舌頭是熱的啊。他偷偷的想著。


 



 


  「所以說,你那時的性格真是特別壞啊。」黃少天動了動頭頂上蓬鬆的大耳朵,毛茸茸的獸耳敏銳的隨著一點聲響而輕輕的顫動著,黑色的尖毛隨著這樣的動作晃了起來看起來非常可愛,他抱著自己已經變成了三尾的蓬鬆尾巴,將臉埋在裡面蹭了一下,有些慵懶的說著。


  「猜什麼啊、你明明就不是人嘛!」


  王杰希聽著黃少天的抱怨笑了起來,冰涼的指尖摸了摸對方總是溫暖的臉頰,他看著那總是喜歡在夏天蹭著自己的對方果然拋下了自己的兩條尾巴、就這麼抱著自己的手臂捲了上來。


 


  「你好涼啊。」


  「還好。」


 


  哪是還好呢,黃少天摸著王杰希手臂上偶而會輕輕閃過的白金色鱗片、那在光下一閃一閃,總像是墜落的星星碎片,冰冰涼涼的、讓怕熱的黃少天非常的喜歡,他抓著王杰希的手、用著自己溫熱的唇,在那漂亮的手指落下輕輕的、喜愛的親吻。黃少天總記得自己第一次看見王杰希的真實模樣,對方在有個空調的房間裡、明明是條大蟒蛇卻因為怕冷縮成了小小的球狀,直到放在自己溫熱的肚皮上時才慢慢的展開身體,冰涼的鱗片就這麼把自己給捲了起來,一點、一點的緊緊的,可是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害怕的,只是用著自己的兩條尾巴也捲著對方,毛茸茸的尾巴輕輕的撫過那一片片冰涼的鱗片,有些傻氣得想把自己的溫度也分一些過去。


  這樣的黃少天總讓王杰希覺得心底柔軟成了一片,他喜歡對方那種是不帶遮掩的情緒、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可是卻又同時拿捏著一份剛好的距離,你可能以為他什麼也不懂可是卻不是那樣的,王杰希總能在黃少天的眼睛中發現他藏著的光芒,那像是鋒利的刀、在你鬆懈時劃上一道美麗的傷口。可是,對方卻這樣毫無保留的對著自己露出了柔軟的肚皮,貼著自己冰涼的身體。


  


  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小狐狸,看著那三條尾巴因為這樣的碰觸而開心的搖擺著,王杰希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時、沒有藏住尾巴的黃少天,那黃褐色的尾巴晃啊晃的、頂端的那片柔軟的白色看起來是那麼的好摸的、柔軟的。


 


  王杰希笑了起來,這次終於伸手輕輕的摸了摸黃少天那蓬鬆的尾巴,任由那柔軟的纏繞著他的指尖。


  像是永遠也解不開的結、一點一點的。


  纏繞著。


 


end

 
评论(6)
热度(135)
© 小害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