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羞
全職/ 創作以黃受為主
有奇怪的潔癖

-平時噗浪生存
**未經同意請勿使用轉載功能**
 

《[全職/王黃]非秘密》

去年寫給朋友的文,但因為一點狀況一直沒用上

現在再看還真不知道自己當時想寫什麼(乾笑

總之在混個更~有時間再把這篇好好寫完善一點!


CP- 王杰希X黃少天

*有奇怪的妖怪設定(?)



非秘密



黃少天動了動頭頂上蓬鬆的大耳朵,毛茸茸的獸耳敏銳的隨著一點聲響兒輕輕的顫動著,他抱著自己那兩條尾巴,在冬天裡有些泛睏的將臉埋在自己的尾巴中、偷偷的打著盹。

 

他打了個哈欠,在這種難得沒有比賽、練習的時間小小的放鬆一下,讓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透著氣,這年頭真是妖怪也不好當了,黃少天咕噥著,即便自己已經修煉出兩條蓬鬆的尾巴、卻還是不得不按照著人類的規矩走(雖然他並不討厭),他喜歡這樣努力的感覺、也是真的喜歡榮耀這遊戲,所以放慢了自己修行的速度,完完全全的融入著人類的生活圈裡,從年少的時間裏開始悠長的成長著。

 

職業圈子裡有不少妖怪這件事情倒是讓黃少天有些驚訝,他認識的妖怪不多,但大概都集中在這裡了,只不過從沒有人相互去點破這件事情,也不知道究竟是沒看出來、還是在裝傻。黃少天的嗅覺天生的好,基本上他都能嗅得出對方隱藏起來的、和自己有那麼一點相同的氣味,但偶而也是會碰到、讓他不是那麼確定的人。

 

那像是人又像是妖怪,奇怪的味道。黃少天皺著鼻子,將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收了起來,打了個哈欠走出房間門外,不意外的看見戰隊的經理、喻文州還有一大票微草隊的隊員們,他抓了抓頭、想起了經理之前交待過的,對於特地來交流、參觀的微草隊應對之道,真麻煩啊,黃少天哼了哼,將目光放在那正在和喻文州說著話的人、微草隊隊長,王杰希。

 

味道還是這麼怪。

 

「欸、來我們藍雨當然要先參觀食堂啦!」黃少天眨著眼,擠在喻文州的身旁對著王杰希抬起頭來就是一笑,這對大小眼真是每次看都很有趣。

 

藍雨劍聖的話多不單單是在比賽場合上,微草隊員聽著對方一個人就能把食堂的菜名全部報上一次(中間還沒換氣),全員呆愣著找不到任何一個插話的時機就看著藍雨隊隊長遞了杯茶給黃少天,輕易的打斷對方的文字泡攻擊。

 

太厲害了。微草隊隊員們感嘆著藍雨戰隊的相處日常,嘴巴被塞滿了食堂一道又一道的美食,暈呼呼都有些忘了自己到底是要來幹什麼的。

 

黃少天小口小口的啜著熱茶,忍不住又開始觀察起王杰希,他看著對方拿著筷子的姿態非常美麗的,沒有絲毫破綻的,他靠了過去、看著對方在喝著藥膳的時候偷偷的皺了眉頭,怕苦啊、這麼想著的黃少天突然覺得對方有些可愛的,忍不住用手肘輕輕的撞了撞對方的手臂,悄悄的把可樂推了過去。

 

這有些莫名討喜的舉動讓王杰希覺得有些有趣的,。

 

「你體溫好低啊、王杰希!」那是血液都停止流動般冰冷,黃少天愣愣的看著王杰希喝著可樂,轉過頭來看著自己、那原本深色的眼瞳變成了金色,瞳孔銳利的瞇成細細的線,那是非人類的眼睛。

 

「!」黃少天覺得自己那瞬間都要尖叫出聲了,他掩著自己的嘴巴,看著對方的眼睛變回原樣後又轉了過去,那從未嗅到過的、濃郁的味道,儘管只有一瞬間的也足夠讓他察覺,有妖怪光臨我們大藍雨啦(他忘了自己也是妖怪)。

 

「你原形是什麼啊、別裝神祕啊?還是要讓我猜啊?」

 

王杰希看著黃少天小聲的問著自己,那雙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非常生動,就是問題太多,有點煩。

 

「...小聲點。」他看著那又用手將自己的嘴巴給掩住,一副絕對不會將秘密說出去的模樣的黃少天忍不住笑了起來,王杰希好笑的用手指彈了彈黃少天的額頭,看著對方痛的龇牙、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反正不是狐狸精。」

 

...狐狸精犯法了嗎!黃少天忿忿的瞪了王杰希,知道對方肯定是故意,他報復似的站了起來對著食堂的阿姨喊著:『再來一碗』,同時還不忘大聲的說著這藥膳很滋補的王隊可要多喝點啊,讓小朋友們多學學啊。

 

喝死你!

 

「別鬧。」王杰希看著對方幼稚的舉動,又好氣又好笑的,只好伸出手來扯著黃少天那溫熱的掌心,拉著他又貼坐在自己身旁。

 

那裡鬧了。黃少天哼哼哼的、趁著沒人注意就拉著王杰希從食堂溜了出去,而王杰希就看著眼前的小狐狸熟門熟路的避開了會撞上人的地方,碰的就將自己帶進了房間裡。

 

那是黃少天的房間,空氣裡濃郁的屬於對方的氣味濃厚的,甚至設下了結界啊。王杰希倒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就把自己的地盤給亮了出來了,他好笑的看著黃少天頭頂冒出來的耳朵輕輕的晃著,那兩條蓬鬆的尾巴卷著。

 

看起來還挺合適的。他想。蓬鬆、又溫暖的。

 

「欸、你別抓我尾巴!」黃少天用力的晃著尾巴,將王杰希那貼著自己的手指甩了開來,冰冰涼涼的在這冬天怎麼受的住啊,他低聲的抱怨著。

 

王杰希看著他的反應覺得有些有趣了起來,他的眼睛變回了金色、一大一小的奇異眼瞳和非人的色澤,看起來居然有種詭異的協調感,黃少天看著眼前熟悉的微草隊長的皮膚上浮現冰涼的鱗片,在光下泛著淺淺的青色,看起來非常冰冷的,讓他忍不住用著兩條蓬鬆的尾巴輕輕的蹭著對方。

 

那是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的親暱。王杰希輕輕的瞇起了眼睛,看著眼前的黃少天抖了抖耳朵、不自在的往後退了一步,那雙明亮的眼睛即使是這種時候看起來還是那樣明亮的,在光下顯得閃閃發亮的,非常美麗。都修煉有兩條尾巴了呢,他感慨著那時第一次在比賽時察覺到的小狐狸默默的、也算是個大妖怪了,空氣中散發的詮釋美味的氣息。

 

「...黃少天。」

 

「欸?」

 

黃少天聽著對方用著嘆息似的語氣呼喊著他,他還沒仍察覺,只感覺對方冰涼的唇就這麼貼了上來,冷冷冰冰的就像是要融化似的吻。

 

他愣愣的看著王杰希金色的眼瞳,只覺得就這麼陷了進去、無法動彈的。

 

 

「隊長嗎?王杰希出了點狀況、欸、沒事沒事,有我在呢!對、那微草那邊你先帶著晃晃吧、好好好,就先這樣了。」

 

黃少天晃著兩條尾巴,變回了狐狸的模樣,他跳回床舖上看著在柔軟的被子上卷成一團的青色蟒蛇,一邊小聲的抱怨的同時、還是用著自己暖呼呼的肚皮貼著對方冰涼的鱗片,怕冷還逞強什麼啊,想著那吻著自己後就變回原樣的對方就覺得好笑了起來。

 

你可別在我的肚子上冬眠了啊。黃少天用著蓬鬆的尾巴輕輕的撫著王杰希的鱗片,沒有察覺到那條蟒蛇只是無奈的輕輕的動著身子,早已將他整個卷進了身子裡去,被冰冷的鱗片給包覆著。

 

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將自己的氣味給填滿對方。 


 
评论(6)
热度(72)
© 小害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