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羞
全職/ 創作以黃受為主
有奇怪的潔癖

-平時噗浪生存
**未經同意請勿使用轉載功能**
 

《[全職/王黃] 他的浪漫》

沒梗了 TvT/

寫到一半發現可以是 浪漫的事 相關作,

我已經沒梗成這樣,自己只能乾笑兩聲,呵呵。


CP-王杰希X黃少天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他的浪漫



黃少天打了個哈欠,覺得有些沒有睡飽,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卻怎樣也沒有辦法再入睡,嘖,他有些不耐的嘖了聲,只穿了條短褲就起床往著廚房走去。

 

夏天都已經過去了,怎麼還是睡不太好。

 

也不知道還剩下什麼能吃。他蹲在庫存明顯告急的冰箱前,有些惱的抓了抓自己那早已睡的亂七八糟的頭髮,至少還剩下幾片乾巴巴的吐司和蛋,勉強湊合點好了,他想著。平時的黃少天對於吃早餐這件事情可是非常認真的,配色和營養還有豐富度都很要求,可是這幾天他連續做了好幾個睡醒就忘記的夢,怎麼也沒睡飽,整個人完完全全提不起勁來。

 

他看著吐司從烤麵包機裡跳了出來,懶懶的用著兩片吐司夾著兩顆蛋、幸好冰箱裡還有點沒喝完的牛奶,欸、果然還是差點要過期了,兩個人果然不該買這麼大瓶的家庭號啊,黃少天單手拿著杯子,利落的轉身用腳把冰箱關上、一邊自己一個人叨念著。

 

「喵嗚。」從窗台跳進來的貓咪往著黃少天的腳邊蹭了蹭,蓬鬆的尾巴討好似的把對方的腳給圈了起來,那模樣讓黃少天不由得笑了起來。

 

「欸、就你最好啦大眼兒!」他伸手揉了揉貓咪蓬鬆的額,看著牠仰著臉看著自己,那樣子可愛的讓每每都黃少天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給融化了。

 

果然是我的剋星啊,大眼。

 

貓咪聽著黃少天輕聲碎念著,有些茫然的想著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啊,牠可是聽得出來的,黃少天喊著『大眼』的聲調裡的不同,牠不滿的喵了幾聲,還是沒什麼骨氣的屈服在黃少天的手掌之下,翻著肚子讓他摸了好幾把。

 

他摸著貓咪毛絨絨手感奇佳的肚子,腦子裡飛快的數著日子,他抬頭看著月曆上被他數饅頭般的話了好多個『X』,開始想著應該要在對方回家前將這月曆給消滅掉才行。

 

他可一點都不想承認啊,自己有那麼一點點點的想他。

 

咬著吐司、黃少天輕聲的哼起奇怪的小調子,愉快的拿著手機撥著電話,看起來心情又變好啦。大眼低頭吃著貓糧,對於自己的同居人之一非常不予置評。

 

真沒出息。牠喵了聲,瞇起了大小眼。

 

王杰希在電話的那頭聽著黃少天從天氣開始抱怨、最後抱怨到枕頭的柔軟度和他最近老是沒睡好,那語氣聽起來除了抱怨外還帶著一點撒嬌的感覺,聽的王杰希沒忍住的上揚了嘴角。他從沒告訴過黃少天,說他其實總愛兜著大圈子說話、可是那些微變化的語調卻老是透露出那股希望對方快點發現自己的感覺。

 

似乎有條長長的尾巴長在黃少天的身後,王杰希覺得自己呼喊他的時候就能看見那條大尾巴故作鎮定的搖了兩下。

 

「你沒聽說過嗎?」

 

「聽說什麼?」

 

電話那頭的黃少天像是被勾起好奇心來,語調變的輕快了起來,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起來,想像著對方現在的表情,肯定是穿著簡單的T恤、短褲就這麼蜷縮著膝蓋窩在沙發上打電話吧。

 

「聽說,一個人會作夢的原因、是因為到了另一個人的夢裡了。」

 

黃少天聽著王杰希的聲音透過話筒傳遞了過來,覺得肯定是因為電磁波的關係才會覺得比平時聽起來似乎更加、那個,低沉性感。

 

對於自己用的詞彙感到羞恥的黃少天,自己替自己覺得丟人似的將臉給埋在貓咪柔軟的毛裡,然後嘴巴還是在低聲碎念著:

 

「怎麼可能啊,那我最近是去哪啦、是去環遊世界了嗎?」

 

然後他聽見自己的耳邊似乎傳來王杰希過於接近的輕笑聲,他抬起頭來看著那正對著自己亮著鑰匙表示『我自己進來啦』王杰希,恨不得將自己悶死在貓毛裡。

 

出息呢!黃少天恨恨的看著那立刻從他身邊鑽走往著王杰希腳邊愉快的繞著8字走的貓咪,這麼多天來相依為命的情感蕩然無存了!

 

王杰希好笑的走上前去,伸手揉了揉黃少天那習慣性睡的亂翹的頭髮,低著頭在對方軟嫩的臉上親了一下,倒像是大眼貓討好自己的樣子,一這麼想黃少天又覺得心底柔軟了起來,屈服般的也往著王杰希的身上蹭了贈。

 

然後,他聽著對方在自己的耳邊輕聲的說著、悄悄話:

 

因為,我夢見你了啊。

 

 

 End


 

大眼看著黃少天紅著耳朵將整張臉都埋在王杰希的頸子裡了,仔細聽還似乎聽得見他再抱怨,原來你就是我做夢的元凶...,牠打了哈欠,愉快用著肉爪拍著自己飯碗,總而言之、今天肯定是個有妙鮮包的日子了。




 
评论(1)
热度(81)
© 小害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