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羞
全職/ 創作以黃受為主
有奇怪的潔癖

-平時噗浪生存
**未經同意請勿使用轉載功能**
 

《[全職/卢刘卢]巷尾的黃話嘮》

給別哥的生賀,

村口的王師傅的相關作 (時間點在王師傅的故事中最後的冬季雕白菜大賽前)

裡面仍然在最後的最後偷刷了一點王黃(艸)

另外,故事中、小盧會用兩種方式喊別哥~是故意的 ovo/ 

自己感受下


CP- 盧劉盧 + 最後的最後一點王黃




巷尾的黃話嘮




榮耀村巷尾的黃話嘮,是個有個有名的劍客,就住在藍雨巷的巷尾名叫藍溪閣的鏢局,江湖給他取了個響噹噹的劍聖稱號,那慕名而來討教踢館的人從巷尾就這麼排到了村口王師傅那。

 

這樣一說幾個字下來就不少劍這個字,黃話嘮被稱為劍聖,當然耍劍可是一等一的好,這聽起來諧音是有那麼點不好聽,但知情人士可都是偷偷笑了起來。

 

呸呸呸,還不看劍

 

說起藍雨巷耍賤的風氣,就必須追尋到藍溪閣創辦人,聽聞那人在江湖上惹的事可是一件比一件大,而那時才剛滿十四的黃話嘮提著劍、憑著一己之力就搶下了藍溪閣的鏢,就這麼不打不相識的被當時藍溪的主給捞了回去。

 

這一捞,連帶著那年的藍溪閣的小輩裡還有著現在的喻先生,兩個人就這麼打開了藍溪閣在榮耀村裡的名號。

 

話題扯遠了,總之在包生男的藍雨巷裡,被所有人喻為明日之星的小劍客最近有點煩惱。複習一下,關於藍溪閣的小劍客:他有個挺好聽的名字叫做盧瀚文,小小劍客年紀雖小但耍起劍來可是一等一的好。

 

盧瀚文的天性勇敢、無所畏懼的,甚至耍起賤...、咳,耍起劍來,也讓人不得不佩服,榮耀村的人人都說著他將來可是黃話嘮的接班人,雕的大白菜也越來越美,肯定能在將來奪下榮耀村的冬季雕白菜大獎,未來無限美好。

 

可是黃話嘮卻發現,小小的盧瀚文好像有什麼天大的煩惱,每天雕的大白菜都刻成了劉小別,一頓飯下來都比平常少吃了1碗半,這怎麼行呢!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

 

「只是犯相思,沒事別亂吃。」藍溪閣的徐大夫今天講話還是讓黃話嘮覺得有點賤。

 

「是病,就得治。你看、黃少今天又沒吃藥了。」

 

盧瀚文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被黃少追殺的徐大夫,想著今天徐大夫說的還是這麼對啊,藥到病除,而能解除他心底魔障的、當然就只有村口中草堂的劉小別了。

 

說起劉小別,就不得不提榮耀村口的王師傅,盧瀚文第一次見到那雙大小眼時還很沒志氣的膝蓋一軟,為此被黃少罰寫了不少次王師傅的名字,可是後來他還是挺喜歡王師傅的,雖然榮耀村村口的王師傅不會洗剪吹,但是仍然不會拆散他和劉小別。

 

盧瀚文還記得自己偷偷的這麼跟著劉小別說的時候,對方無奈的露出『你奇怪的歌聽太多』的表情,伸手彈了彈自己的額頭。盧瀚文摸了摸那早已消腫的額頭,覺得自己從這麼喜歡劉小別之後,就變的好奇怪。

 

喜歡一個人會讓人感到這麼痛苦嗎?

 

路過的喻先生表示情況也不需要想的那麼糟糕吧,不過就是生日禮物還沒決定而已。

 

「你就送你喜歡的、或是對方喜歡的就好了啊。不需要太過煩惱的。」

喻先生笑著揉了揉盧瀚文的柔軟的頭髮,想起曾經也有人這麼煩惱過,過往的回憶非常鮮明的,讓喻先生感嘆起藍溪閣已經這麼久了、而眼前的小小劍客終究會追過他們。

 

可是,未成年的不純潔同性交往還是不可以的喔(笑)。

江湖傳言喻先生說話後面如果加個(笑)字,盧瀚文覺得今天晚上不管發生什麼都會死守自己和劉小別的純潔的。

 

那天晚上,盧漢文又恢復吃三碗飯的精神力,趁著黃話嘮沒注意時偷偷的爬了牆從巷尾溜到村口,他扯了扯那正再認真練著劍的劉小別的衣袖,有些笨拙的替對方擦著汗。

 

明明還沒到冬季的雕白菜大賽,劉小別想也知道盧瀚文肯定是偷溜出來的,他想起巷尾劍聖的『長話短說』只覺得真是頭皮發麻的回憶。

 

「小別哥哥、我可想你啦。」

 

劉小別覺得自己最可能拿眼前的小傢伙沒辦法的原因肯定是這個,他總是這樣甜甜的、不知害羞的表達著自己的感受,坦率而勇敢的,像他所想追求那股俠義之心一般的,這讓他總沒辦法真的對盧瀚文狠心。

 

救人的中草堂、殺人的藍溪閣,劉小別覺得這就是自己的心結,跨不過、躍不過,這讓他對於盧瀚文的感情矛盾了起來,既喜歡又抗拒的。

 

「劉小別前輩!」

 

那邊的劉小別還陷在自己的腦帶迴路中,他愣愣的回過神來,看著盧瀚文在月光下、難得安安靜靜的,鋒利的劍就這麼指著自己,在光下閃個詭異的光芒,然後他看著、那脫去鞋子,就這麼一腳踩在泥地上的盧瀚文替自己舞著劍,柔和的光芒灑在他的黑髮、他那還帶著嬰兒肥的臉頰,看起來竟然是從未見過的美麗。

 

風吹過盧瀚文的臉頰,他的每個動作在寧靜的夜裡只發出了劍在空氣中震盪的聲響,既微小、又危險的,卻讓劉小別覺得動聽了起來。

 

於是他提起自己的劍,握著盧瀚文的手心,隨著他的動作跳耀、舞動,月光下,他們的影子看起來幾乎要融在一塊了。

 

「生日快樂,小別前輩。我一直煩惱要送什麼給你,想了想、還是覺得送你這個。」

 

劉小別聽著盧瀚文說著,那清澈的目光毫無畏懼、無所隱瞞的看著自己。

 

「因為小別哥哥,肯定是最喜歡耍劍、還有,我啊。」

 

盧瀚文笑了起來,他笑的時候有著單邊的小酒窩,劉小別覺得非常可愛的,他看著這樣的盧瀚文、聽著他說著這樣的話語,突然覺得自己所煩惱的、跨不過躍不過的東西是如此愚蠢的,也許,兩個互相喜歡的人不一定能再一起、這個世界也不是靠相愛就能有所改變,但是那樣如何呢?

 

劉小別牽著盧瀚文的手,聽著那小傢伙哼著奇怪的小調子、在月光下顯得非常溫柔的,他想,這不過就只是:

 

你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你。

這麼簡單而已。

 

 

 

 




 

「我覺得呢、這和當年的我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啊,」

 

那偷偷摸摸躲在一旁的黃話嘮對著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自己身旁的王師傅說著,一點也沒有因為偷看而感到羞愧,整個人還是那般坦蕩的。

 

「是吧、大眼兒。」

 

王杰希看著眼前的黃少天,想著那年他第一次看見那個渾身沾滿泥巴、混著濃郁血腥味的少年劍聖,也是這樣對著自己笑了起來,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救人、殺人,那是矛盾的平衡;而眼前、藍溪閣的劍聖就有著這樣矛盾的美麗。

 

「黃少天。」

 

王杰希聽見自己忍不住低聲嘆息,輕輕的握著黃少天那在晚風中吹的冰涼的指尖,他看著他仰起臉來看著自己、瞇上了眼睛笑了起來。

 

月光下,王杰希看著黃少天的眼睛,想起那年氣勢凌人的少年劍客也同樣在這樣的月夜裡看著自己,他對著自己說著:

 

『你眼睛生的可真好看啊。』

 

而王杰希在那雙眼睛發現,所有的星子都落在那了。



 
评论(5)
热度(43)
© 小害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