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羞
全職/ 創作以黃受為主
有奇怪的潔癖

-平時噗浪生存
**未經同意請勿使用轉載功能**
 

《村口的王師傅》

之前台灣全職O發放的無料完全版,

答應過修改後的也會全數公開~ 順便預祝大家七夕愉快

冷暗雷裡放的舊版也同步改成新版了,先放在外面,之後再移到裡面,謝謝大家ovo/ 



村口的王師傅


  榮耀村村口的王師傅,是個有名的藥師,開了間叫中草堂的藥鋪子,慕名而來求藥的人聽說可以從村口排到那頭藍雨巷的巷尾了。

 

  王師傅覺得自己行醫多年,也差不多該半退休了,底下的弟子們他看了看,覺得那高英杰煮藥、煎藥、就連抓藥的份量都挺好的,多好的一個孩子。

 

  他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如釋重負的告訴他要背負起未來啊!

 

  繼承人決定之後的王師傅以為煩惱也差不多該解決了,卻發現自己的大弟子最近老是有些魂不守舍。

 

  王師傅的大弟子有個挺別緻的名字,叫做劉小別。和擅長煮藥、煎藥,專長和師傅一致的小師弟高英杰不同,劉小別喜歡的是耍劍,好吧、這念起來是有點不好聽,換個方式來說說,劉小別擅長的是快速的劍法,聽說每年冬天中草堂門口展的白菜冰雕都是由劉小別快刀雕刻的。

 

  他的內心還懷有一股俠義之心,古道熱腸,總是想著要做著江湖上的大俠。可是想是這樣想著的,他最喜歡做的事情還是在中草堂裡和大夥一起煎藥,耍劍這種事情,他在掌廚的時候就覺得挺夠的了。

 

  至少他雕的白菜是目前榮耀村裡除了藍雨巷尾的話嘮外,最被推崇的。

 

  說到藍雨巷的巷尾,那可是不輸給村口的中草堂的出名。藍雨巷尾的地方開了間叫做藍溪閣的鏢局,老鏢局傳承下來已經是第三代了,聽說創辦藍溪閣的人物可是江湖上能惹事的主,直到換上了現在的喻先生做主。藍溪閣的喻先生看起來斯斯文文,卻聽說是個擅長使毒的高手,中了毒之後快至3天慢至1個月才會毒發,對此喻先生很文雅的說著:因為我手較慢些(笑)。

 

  江湖傳言,當喻先生講完話後加個(笑)之後可就要當心了,但能證實的人要嘛還沒出生、要嘛草已經長這麼高了。

 

  但儘管口蜜腹劍的喻先生這麼厲害,藍溪閣裡最有名的還是那擅長耍劍,咳,是劍法高明黃話嘮,聽說他的幻影無形劍法出手,還沒見到劍就先人頭落地了,人們繪聲繪影的給他起了個叫做『妖刀』的名字,但怎麼說也是個善長耍劍的人物,妖刀這名號過沒多久又被改成了響噹噹的『劍聖』了。

 

  可比起耍劍、比起妖刀和劍聖的名號,更有名的是黃話嘮那張說個不停的嘴,據說他不說還好,但若你問了他為什麼,那你可就是連求死的心都有了。

 

  被他給說死的。

 

  江湖傳聞總是有些浮誇,所以當劉小別拿著劍衝到巷尾要求挑戰雕白菜的時候還真是沒想太多,他年輕氣盛,具有挑戰的精神。

 

  劉小別一直有個願望,就是打敗巷尾的那個話嘮,能在榮耀村裡一年一度的冬季雕白菜大賽裡奪得冠軍。

 

  巷尾的話嘮最受不了有人登門踢館了,聽說來找他討教的劍客們也可以從巷尾排到村口,剛好和求藥的老百姓們各占一邊。

 

  有的人還順便進去中草堂買點治耳朵的藥,聽說被念的一天都有些耳鳴了。

 

  當劉小別手中拿的『藍溪閣等候號碼牌』上的數字終於被喊到的時候,他有些緊張的跨出了第一步,黃話嘮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年輕,看起來也才比自己大不過多少,可身上的血腥味卻濃郁的不得了。

 

  劉小別頓時就懂了為何榮耀村的人們總是說著中草堂和藍溪閣是對頭了,救人與殺人,怎麼說也扯不上一塊的。

 

  他提起劍,挑戰著眼前看起來似乎有點心不在焉的劍聖,只見對方和自己目光交會的瞬間吸了一口氣後,張開了嘴巴。

 

  然後,沒有然後了。

  比試討教之下,劉小別耍劍還是略遜給黃話嘮那麼一些。

 

  回到村口,王師傅看著他那像是從泥巴裡爬出來的大弟子眉頭都沒動下,只是用著他那深沉的大小眼看著劉小別,然後他聽著,他那大弟子像是用盡全身力氣才擠出這幾個字說著:

 

  「弟子耍劍,比起巷尾聖,技不如人。」

 

  王師傅這下挑了下眉,這偷換了個字可別以為沒人察覺了,他笑了下,偶而讓年輕人吃點苦頭也好,挑戰夢想總是會先撞到牆的,他只是吩咐著高英杰除了煎藥煮藥外,另外燒桶熱水給劉小別洗洗。

 

  這可是,真的被踢到泥池裡了。

 

  不管是哪個劍,總之劍聖怎麼說也是挑戰過了,有個人生目標也算是有理想抱負,王師傅滿意的點了點頭覺得這下子問題應該都解決了吧,可他發現,怎麼他的大弟子還是有些魂不守舍呢?

 

  煩惱的王師傅還發現最近藍溪閣的小劍客常常跑來,這明明還沒到冬天卻老是拉著他的大弟子說要雕白菜。

 

  這說要雕白菜的藍溪閣小劍客有個好聽的名字叫盧瀚文,小小年紀耍起劍來聽說頗有話嘮風範,而那天劉小別跑到巷尾來挑戰的時候他可全程目睹了一切,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被黃少說得頭暈目眩、踢下池子吃了一堆泥巴爬起來後,還能霸氣的用劍指著對方的臉說,下次再決勝負。

 

  那可把黃少氣的忍不住比了個中指。

 

  小小的盧瀚文眨了眨眼睛,覺得這種大無畏的精神帥氣異常,他看著小心肝都噗通、噗通跳了。不過當他把這話告訴了藍溪閣的徐大夫,對方只是說了句:

 

  「小心肝本來就噗通、噗通跳,早戀就早戀,是病就得治,別像黃少一樣放棄治療了。」

 

  「徐景熙、你說話怎麼這麼賤啊!看劍劍劍劍!」那個劍字餘音繚繞的,讓路過榮耀村民們都忍不住感嘆的,藍溪閣這耍賤的風氣,還真是根深柢固啊。

 

  黃少又怎麼放棄治療了?盧瀚文還想不明白,但他知道原來自己早戀啦,就像藍溪閣護的鏢從不失手,盧瀚文決定自已喜歡的人也絕不錯過。

 

  是病就得治啊。

  他樂呵呵的想著,每天開始跑到村口扯著劉小別的手臂讓對方教他雕白菜,他一聲又一聲『小別前輩,你耍劍可好看了』,說的劉小別有些侷促的,小傢伙生的好看,一雙大眼睛黑溜溜的,劉小別看過盧瀚文耍劍的技術,只覺得眼前的人肯定和自己的小師弟一樣,是個天才。

 

  他忍不住低著頭在那小傢伙的額角上親了一口。

 

  這日子就這麼過下去可就好啦,小小的盧瀚文想一直和劉小別雕著白菜,可是劉小別告訴他,他們村口的中草堂和巷尾的藍溪閣是不能再一起的,救人和殺人怎麼想都是不兩立的。

 

  盧瀚文好傷心啊,扯著劉小別的袖子一股腦的就把腦子裡亂糟糟的想法給說了出來,他說:

 

  「小別哥哥,我是不會嫌棄你的啊!」

 

  劉小別眉角一跳,用手指彈了彈盧瀚文的額頭,我都還沒嫌棄你呢!他被小傢伙給逗笑了,聽著盧瀚文還在那邊扯著:

 

 

  「村口的王師傅人這麼好,懸壺濟世的肯定是不會拆散我們的啊。」

 

  王師傅的為人如何劉小別可比盧瀚文清楚多了,他雖然覺得盧瀚文肯定是奇怪的歌聽得多了,但想了想還是覺得有點道理,和盧瀚文合力雕了顆大白菜送給了王師傅,上面還刻了顆心。

 

  情比金堅。

 

  王師傅看見那顆心時覺得眼角一跳,但每個人終究有自己的理想與抱負,他沒事幹嘛拆散這倆人,白菜倒是雕的挺美的,他想。

 

  村口的王師傅的這關卡過了,劉小別任由盧瀚文開心的扯著他的手往藍溪閣走去,可還沒進門,藍雨巷尾的黃話嘮就跳了出來,非常能夠掌握機會的半路攔截。

 

  「欸、就你們倆!別想跑。」

 

  冷冷的冰雨拍在臉上,盧瀚文聽見劉小別小聲嘟噥著,他想、小別哥哥才是歌聽多了呢,被黃少的冰雨拍在臉上那還不成了大花臉了。

 

  眼前這對小鴛鴦看起來是有些不在狀況內,巷尾的話嘮不耐的咳了幾聲,表示自己也不是棒打鴛鴦的人,他就長話短說啊。

 

  這是個不吉利的開場白,盧瀚文這下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偷偷告訴劉小別,每次說要長話短說,都會說到頭昏。

 

  於是兩個小年輕抖著身子,咬著唇咬牙的忍過了黃話嘮那省略沒打出的一千五百字,頭暈目眩之下終於理解了藍溪閣的意思是,禁止未成年不純潔的同性交往,若有意見,就等冬季的雕白菜大賽贏了再說!

 

  劉小別是什麼樣的人,他是個具有理想抱負而且不畏懼的人,他看著那鬆開自己袖子替自己加油的盧瀚文一眼,決心要為了自己也為了對方拿下冠軍。

 

  不過那年冬季,劉小別看見的卻是代表藍溪閣出賽的盧瀚文,小傢伙揮著手開心的對他說:「劉小別前輩,一決勝負吧!」

 

  劉小別心裡把黃話嘮給狠狠的罵過了一遍,只覺得這堂堂劍聖,耍賤的功力他真的是望塵莫及了。

 

  不過那年對於劉小別來說卻是最美好的冬季了,他的白菜還是沒有得到冠軍,但是中草堂門口現在展示的是劉小別和盧瀚文連手雕刻的,

 

  比翼雙飛。

 

 

  「黃少天。」王師傅看著不停拉著自己往前跑的人的後腦勺,實在忍不住出聲喊了對方的名字,他看著藍溪閣最有名的話嘮對著自己比出了噤聲的手勢,漂亮的食指輕輕的壓在那柔軟的唇上。

 

  是了,黃少天,藍溪閣的劍聖也有個美好的名字,王師傅念著他的名字的時候總是讓人覺得有點濃濃的、一股說不出的什麼在。

 

  「小聲點、大眼兒,我們可是趁著這時候偷溜出來的呢。」黃少天笑了起來,看著對方的那雙大小眼,抬起衣袖輕輕的擦了擦對方額角的汗水。

 

  「速度點,私奔呢!王杰希。」

 

  而王師傅當然也有個美好的名字,黃少天說著,笑著露出了牙齒。

 

  王杰希看著光影都落在黃少天的那雙明亮的眼睛裡,眨啊眨的,笑了起來。

  

  他想,王師傅期待已久的退休生活可終於要來臨了啊。


评论(10)
热度(130)
© 小害羞/Powered by LOFTER